“七一”随想(作者:吴华)
2017-03-26 01:5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诗人舵手   一位极为出色的诗人,于一九三六年冬站在陕北雪原上,慷慨激昂地吟出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佳句。是他,在八十九年前与天南地北的十二位水手一起,为风雨飘摇中的中国号航船绘出了一份被后来的历史证明无比正确的航程图,并驾驶着它从上海起航……   这位天才的诗人舵手,从此诗情难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令硝烟在马背上吟出“战地黄花”,令炮火在胸中唱红大江南北。即便是中国号航船行进在充满着恶浪暗礁极为险恶的那二万五千里航程中,他也仍要吟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大无畏气概。茫茫草地暗夜中燃起的熊熊篝火,与跨过铁索越过雪山后欣慰的笑容,都是这位诗人舵手殚精竭虑的精彩华章。   从嘉兴南湖起航,途径南昌、安源、井岗山、瑞金、遵义、延安,中国号航船在这位诗人舵手的驾驭下,越过了一个又一个急流险滩,从延安走向西柏坡再停靠北京,让世界惊喜中国号航船终于驶出了那无比艰险地涡流,从此可以扬帆远航。今天,当我们瞻仰历史的辉煌时,我们怎能不心潮奔涌:当年穿着长衫挟着一把粉红色油纸伞的那位湖南汉子——我们崇拜和敬仰的诗人舵手,一生竟不曾摸过枪,在那军阀们相互混战争夺地盘的年代里,他竟然能够平淡地用他手中那一支小小的笔写下他人生最为精美的诗章,写下中国历史的最辉煌篇章……   呵!伟大的诗人,杰出的舵手呵!想起南湖   每逢“七一”,我都会很自然地想起南湖,想起那只神秘的小船,在南湖微微漾动的水面上划开一道水波,在中国沉寂的一潭死水中激起的那一串串浪花……   那位来自湘江岸边的诗人站在船舱内,十分忧郁地望着舱外晦暗的景色,用浓重的湘音低沉地谈论着马克思和中国的有关事情,真诚地坦露他那件蓝色长衫里包裹着的那一颗济世的雄心……   想起南湖,我自然会想起那只普通而又神秘的小船,是如何在北洋军阀的黑暗中一寸一寸地向前划动着。那是怎样的十三双手啊,第一次围拢在一起,点燃了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让这火光从此照亮贫苦大众的脸,温暖仁人志士的心。于是,咱们中国有了贺龙的“两把菜刀”,有了潘冬子猛砍胡汉三的斧头,有了吴琼花的不屈不挠,有了狼牙山五壮士的雄壮义举,有了杨靖宇腹中的野菜与棉絮,有了白毛女与王大春的喜结良缘,有了普通的铁锤和镰刀组成特别的图案高扬在天安门前神圣的旗帜上……   想起南湖,我自然会想起曾在那条神秘小船上围坐在一起的那十三个人,尽管他们后来的视线不在同一个平面上聚焦,但我们不能磨灭他们那开创性地贡献。在这热烈的七月,天空正在不熄地燃烧,从宁静的湖面上,我们可以读出一种并不宁静的火焰,正闪耀着人间无比崇高的光芒……致沈浩   如同一声惊天炸雷,在华夏大地上回响。   沈浩,一个极为普通、极为平凡的名字,让无数人用理想的刻刀将其刻在心之碑上。他是那样地令人注目,又是那样地亲切悦耳,更是那样地催人奋进……   一如焦裕禄、孔繁森,你将博大胸怀坦露于江淮大地,将挚热情感融于凤阳小岗村,任“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的丰碑顶起您——沈浩,万世不朽的英名。   无论风雨侵蚀,无论雷击电劈,无论云遮雾掩,还是霜刀雪剑,您的名字永远不会消失,永远闪耀在祖国奋进的旅程之中。您的光辉形象,将以《魂系小岗》优美的旋律萦绕我们心头,以太阳的光辉照亮一双双迷惘之眼,照亮南疆北国、城市乡村……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urved.com 版权所有